花之自信。

Keledhel Valthalion

遠走的精靈

NO.1

Kelendhel出生在中土世界的第二紀446年,彼時遺留在中土的光明精靈仍堅守在林頓,而努門諾爾的開國之王埃洛斯已經去世了,努門諾爾人正在他們獲贈的島上逐漸繁榮。
凱勒埃蒂爾的母親是自多瑞亞斯的精靈埃雅維瑞安,舊時的王國不再,她逃亡至林頓与剩餘親族會聚。雖然黑暗強大但她卻無所畏懼,她是名強大的辛達族精靈,擁有鑑定的信念和勇氣,這兩樣東西使她從奧克的圍攻中殺出一條生路,並決心留在中土。
凱勒埃蒂爾的父親出身貢多林的湧泉家族,是埃克塞里昂的親戚。湧泉領主戰死在岡多林後他留了下來,与格洛芬戴爾領主並肩戰鬥拖住敵人以掩護撤退的精靈。
格洛芬戴爾催促他離去,帶領剩餘的族人去海邊避難...

S'éveiller

这可能是个耐人寻味的bug事故。

哦,坑。

看,这是一台非常普通的冰箱,虽然现在有点黑但或许窗外路灯的光足够映出它洁白又朴实的光芒。它安分地伫立在墙边,轻声地颤动着。把手就在侧面,拉开它,快,拉开它,然后掏出一罐冰淇淋,或者一瓶冻得恰好的汽水,把它们拿出来,看看它们使潮湿的空气里析出水雾,就不那么热了。
呲。

阿诺热爱草莓味的冰淇淋。虽然这些冰淇淋都很愚蠢。
阿诺奋力地把黑暗物质向前推开,他感觉自己有些热,可能把这狭小的空间清开些会变得凉快一点。他感觉黑暗的物质正在后退,而四周的空间确实变大了不少。
他继续做着这些作用微小的努力,直到他碰到了一块有些凉的门。
他摸索了一下这块东西,却没有找到把手...

脑洞小文之金花与盖拉德尔篇。

[距上次更新已有:一个世纪。]

No.22

   在格洛芬戴尔的眼里,以前的地貌和现在是完全不一样的。
    他之前花了很长的时间窝在半秃那个漂亮的图书馆里,以修改数学教材的名义翻找出了各种奇怪的地图和文献。
  
   贡多林剩下的只有些诗歌和散落的遗物,因为古老的历史和精湛的工艺被人收藏。     
   金花并不喜欢再去回忆已经过去的时代。他甚至在尽力不去想那个时候的事儿,他出现在中土的这个时期,他便与这片大地的命运紧密相连,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十三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梦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半夜惊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女博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飞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卧床尖叫)

Another Timelord

(TDDNo.27)
好长。

当你的姬友变成哥们儿。

现在我们来好好地说一说上次Liv去勒南联邦的时候Jenny和她的小伙伴都干什么去了。
因为这件事很重要。
日落星系是个宇宙边缘的小星系,不怎么耀眼的恒星和几颗暗淡的紫色或金色行星构成了它的主体。
Gloria从她的国家安全局接了个任务,反正政府并不想认真对待但又得把媒体糊弄过去的时候她这种注册了的人才就能派上用场了。
日落星球上有个政治逃犯,不仅远程搞邪教败坏国家的名声,还抓了很多不得了的人质准备自己搞事。
国家告诉Gloria,这人对国安有危险。
Gloria准备拉着无所事事的Jenny去那里把接的活儿干完。
顺便和自己的长官培养一下感情。
“怎么去?...

沉迷摸鱼……忘记更新……

啊,摸了一条鱼。

两个活人变一个的故事。

过去的伦敦。
Abesent Evie.

“姐!不得了啦!我刚才梦见你被一个阿三拐跑了……”雅阁从床上爬起来,习惯性地对着旁边的那张床唠叨。
但是没人回答他。
雅阁看着对面空空的床铺傻掉了。
雅阁花了很久才接受了姐姐伊薇真的被一个阿三拐走了的事实。
不,他还是不能接受。
“靠……”黑鸦帮老大竟然忍不住抱着自己的枕头哭了起来。
他已经很久没哭过了。
要是伊薇在肯定会嘲笑他是个离不开姐姐的傻瓜小屁孩的。
唉。
雅阁在心里叹了口气。
接着抱着枕头哭得更厉害了。

现在的巴黎。
"Je t'aime?" More like "F*   you Shay!"

阿诺...

The doctor's daughter


"The dead is Dying"
No.23.5
Liv的心脏正在瞎七八乱跳,其实她从未感受过如此强力的心跳。
她看见了Marco。
黑暗中这家伙就像个远古人类雕塑一样,沉默地伫立在黑暗中。
操。
Liv连续做了一整周的噩梦以后已经有点神志不清了。她疲倦地思考着什么时候回到早晨,这样她就可以爬起来像个死人应有的样子重新正视生活。
"嗨!"
远古标本突然发话了。
"靠。"
Liv头疼地把自己撑起来。
"什么时候我有心跳了?"
"你一直都有心跳,只是慢得匪夷所思。刚刚我把你救回来了。"
"好的,现在你给我回去...

撸完猫回家洗了手然后出去买猫粮和零食的时候可能被猫粮袋子的尖划到了,红了一点点。吓得我感觉自己仿佛被猫抓了一样!!(然而撸了半天猫根本就没碰到过猫爪子,也不会手腕碰到猫,只是指头碰到了猫毛而已.....妈妈呀我依然感到害怕。)(但是万一猫猫隔空抓到我了咋办。)(越想越不是滋味)怎么办?在线等,很急。

The Doctor's Daughter

Marie
No.24

   天刚亮,Liv的假期开始了。她已经在家闲得快发霉了,而且她也很紧张——她怕她毕业不了。
   Jenny又去找她的战友们玩了。
    那是Jenny说的,意思可能是他们即将打响上世纪最有名的日落星系保卫战,只是Liv对此一无所知。
    Liv很早就醒了,她傻傻地坐在枕头堆上发呆。
    “嘿,亲爱的,要去别的地方转转吗?”
    Liv耳畔传来熟悉的声音。
    Glorfindel...

La Noyée

  "我回来了。"
  谢伊把钥匙插进门锁里,扭了两下。
  这门很别扭地吱了一声,开了。
  眼前的景象还是很熟悉。
  谢伊背着他的大背包,他的身后跟着他的女朋友。
   他已经很久没见到阿诺了,所以他想回到他们之前一直在美国住的家,就当是向老友最后的道别。
   但是屋里没人。
   那个极度忧伤的法国人竟然把钢琴遗弃在了这里,上面落了一层厚厚的灰。
   阿诺喜欢弹琴,以前这屋子会被四溢的音乐环绕,于是这个小家便显得更加令人放松和温暖。
  ...

The Doctor's Daughter[Eng. ver. extra]


No.25

Palace of quiétude.

Liv is having a bad dream again. She hardly dreams about anything nice,only fear,anger,chaos from either herself or her memories. She ran,she stayed,she was left alone in a dark room with mad shadows around her. She was trapped,she knows she needs to end this,but when...

博士之女


NO.23

医疗兵。

Jenny从法庭走出来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她打着哈欠痛下决心用了传输器,大半夜地回去了。
她困得不行,折腾了一整天,结果就这么点屁事,她的内心剩下的那点儿决心都被磨光了。
她回到了熟悉的大门前,路过那几棵正在变成银灰色的树--芬洛特还是一如既往地冷,而自从天气预报员换了个人以后Jenny养成了每天更新看天气的好习惯。
为了彰显这个奇葩星球的古怪幽默,天气预报员因为长期竞争过于激烈所以气象台的老宅们想出了个无与伦比的馊主意--用石头播报天气。
从此以后凡事天气预报都没有人主持(下有字幕),就是一块石头,常年被电视台的专业摄像机从多个角度拍摄,使它身上每个凹痕都被人熟知。搞笑的...

The Doctor's Daughter


No.22
一股子科幻的味道。

“靠,我在军团公告板上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儿。”
Jenny抱着她的大玻璃板子,在上面滑来滑去。
“咋啦,我做的电脑不好使吗?没事,我可以去学院工业区再给你做一个。那边看大门的大爷是我好哥们儿。”Liv无聊地飘在半空,又把自己从上空降下来,稳稳地落在了她的几十个枕头上的信号收发机上。
“你知道吗?我现在才知道电路板是一片一片的铜片浸硫酸里腐蚀出来的……难怪那么薄……嗷……”
她黑着脸,把快掉下去的干布条而一样的围巾往上拉了拉,搭在肩头。
她愤怒地注视着收发机看似无辜的电闸,还有几根天线。
收发机对她不予理睬。
Liv叹了口气,安静地把收发机提起来,落在地上,向窗边走了几步,掀...

失踪中的谢伊

法国猫片

阿诺和往常一样在上午醒过来,它拉伸了一下窝了一宿的四肢和背,向前伸了伸它锐利的爪子,悠悠地晃着它毛毛的尾巴跳下凳子,去找它的主人谢伊玩。
通常被谢伊撸过几遍毛以后阿诺的脖子到后背就会更舒服,而且谢伊是个很尊重猫的人类,阿诺如果不想被谢伊顺毛谢伊也能很快理解并放开它。
阿诺走路声音很轻,走起路来也很有气势。而且其实配上他一身漂亮的毛,还有金黄色的大眼睛,很容易被人认成品种猫。
阿诺经常被无知的人类认成小母猫,当然从它现在脖子上的蓝色蝴蝶结来看谢伊就是把它当成母猫养的。
它去卧室逛了一圈,跳上了床头。被子被叠好,堆在角落里,卧室里充满着谢伊的味道,但是显然谢伊已经离开有一段时间了。它在床头卧了...

1 / 10

© 天明朝阳Glorfindel | Powered by LOFTER